读书偶遇

​ 前段时间,偶尔在一次网络直播里,看网络直播的时候,主播提到了读书要细细琢磨,要速度,也要质量,当时推荐几本书,其中特意说了这本小说,当时去下载了电子版,后来一直忙于工作,奔波于生活,偶得片刻闲在,就下载下来,读了一遍,读完此书,心中感慨许多,受益良深,就想着把读书的感觉和感悟记下,为周边喜欢阅读的推荐下和简单的描绘,也聊聊自己对这本小说的所思所感,日后读书的时候算是能有点读书笔记

故事以1995年--1997年的中国北京离北京300公里的古城的故事为背景,穿插了德国的柏林,北京,广州等地,主人公丁元英和女主人公的芮小丹的爱情,古城周边的贫困县下的贫困村在主人公的带头建议下制造顶级音响,成立了格律诗公司,和中国顶级音响乐圣公司“被扶贫”下的故事,重点描绘了以叶晓明,冯世杰,刘冰为代表的农民,芮小丹为代表的警察生活。芮小丹的发小欧阳雪,大学同学肖亚文,丁元英的商界好友韩楚风,乐圣公司CEO林雨峰,柏林索林特博彩公司董事长詹妮等各色人物先后登场,大家都从自己的视觉理解这个世界,理解别人,走向了属于自己的归宿。

故事梗概

    故事大概可以分为几部分,且听我细细讲来:

    一、肖亚文请芮小丹帮忙在古城给丁元英租房,特意叮嘱小丹不要爱上这样的“魔鬼”

    二、丁元英私募基金513.6万马克在柏林被冻结三年,丁元英回北京办理公司善后事宜。

   三,丁元英去古城遇到芮小丹以及欧阳雪(小丹闺蜜),小丹要买音响,叶晓明,冯世杰,刘冰等先后登场。

  四、冯世杰等隐约感到遇到高人(丁元英),借芮小丹音响一事,顺势解释高人,攀高枝,凭借高人之力,改变自己和古庙村贫困的面貌。

   五、小丹发现自己爱上了三分静气,三分贵气,三分杀气,一分痞气的丁元英,丁元英也为了爱情,给小丹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故事的真相。小丹按照丁元英的天道论证,成功让犯罪嫌疑人王明阳低头认罪。

   六、丁元英最终决定因地制宜,做他们能做的顶级音响,成立北京格律诗音响公司,确定公司股份,各色人物各怀鬼胎,相互揣摩。

   七、丁元英为了讨个心安,合了国法,去五台山求智玄大师指点迷津。最终大师在丁元英拿去的一首诗词里,修改了上阙(半阙缘),中间谈了很多精致的佛法,人生哲理,把小说推送了第一次高潮。

   八、古庙村的人开始出现初期分歧,出现了小农意识的局限思维,此时也双线开战,同事芮小丹和丁元英爱情升温。王明阳临行前说出“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九、开始筹划格律诗的各种各项的准备,在北京租店面,去德国办理测评,郑建时,詹妮登场。一切办理就绪,开始筹划展会的一切事宜。

  十、会展中,丁元英要求降价、此举惹怒了乐圣公司,然后被起诉600万的赔偿,叶晓明,冯世杰,刘冰三人害怕血本无归,找欧阳雪退股。丁元英决定让肖亚文帮忙代理诉讼,肖亚文趁机入股格律诗。

  十一、小丹被临时分配紧急任务,化名一名二奶夏雨,小丹顺利完成任务,在返程的路上,遇到前面在逃的四名犯罪嫌疑人,小丹不幸被炸掉双腿,面部几乎毁容,然后开枪自杀,第二次把情绪推向了高潮。

  十二、小丹的父亲不让丁元英参加葬礼,本着不提倡、不鼓励、不默许警察自杀的原则,不予授予烈士称号,不做宣传,不发抚恤金,不记功。

 十三、格律诗公司开始出现反转,伯爵公司准备650万收购格律诗,已经退股的刘冰反思自己错失良机,林雨峰准备去古城见丁元英。

 十四、格律诗公司胜诉,林雨峰见到丁元英,并没有枪杀他,然后自己开车翻下山崖自杀身亡。

 十五、丁元英准备离开,送了刘冰一份秘密文件,并叮嘱肖亚文如果刘冰近期没有变故,以后要给他多少点利益,亚文允诺。

十六、乐圣为了挽回公司,决定和格律诗合作,刘冰违背诺言,要挟欧阳雪,遭到拒绝,然后刘冰现场抖开了文件袋,发现并非是所谓的证据,气急之下,跳楼自杀。

十七、欧阳雪去找丁元英问个究竟,但看到他正在搬家,并未靠近,此时接到了肖亚文的电话,得知了真相。

读后感悟

   读完小说,感慨不少,其实小说的前面,基本上没有引起我心中太多的波澜,都是侧面写丁元英的神秘莫测,芮小丹整日都是零碎的生活办案,出差,看的我几乎有点觉得是不是当时的播主有点对此书过誉了,芮小丹一开始正是被这样的神秘感吸引的,后面第一次打动我的并不是王明阳过审,而是二人去五台山问道,智玄大师最后修改了九个字来回答了丁元英送来了诗词的上阙,问在词中,答在词中。

 其中的对人性的拷问,不同人的好像一开始就注定了自己的结局,好像被一种无形的手牵着,而所有人都无力改变,不管是你费尽心机,还是你早早看到的结局,纯情单纯或者深谋老算,没有救世主,只有靠自己才能救赎自己。还有对人性的善与恶的拷问,杀富济贫到底可不可取,贫穷的人活该贫穷吗?阶层这东西能不能靠“救世主”帮着跨越?

 丁元英自嘲: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醉舞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

  丁元英说,“无论做什么,市场都不是一块无限大的蛋糕。神话的实质就是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这就可能产生两个问题,一是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二是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了一眼再掉下去是不是让他患上精神绝症?”

  芮小丹说:“这事客观上毕竟是扶贫,难道扶贫还有错吗?至于市场竞争,凡是合法的就是社会可以接受和允许存在的。”

丁元英去五台山递去的那首词写到:

悟道休言天命,修行勿取真经。一悲一喜一枯荣,哪个前生注定?

袈裟本无清净,红尘不染性空。幽幽古刹千年钟,都是痴人说梦。

智玄说“大爱不爱”,修改九个字作为答案的上阙:

悟道方知天命,修行务取真经,一生一灭一枯荣,皆有因缘注定。

丁元英博红颜一笑,做扶贫的故事,我想到了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guān)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huā)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lèi)江月。

最后总结

或许吧,有时候,生命只是一种姿态,或高或低,他们就像趴在井沿上看了一眼就匆匆退场的冯世杰,叶晓明,亦或者一直想出人头地,精于心计的肖亚文,又如执拗信仰的芮小丹,甚至是对世界看得透彻的丁元英,他们都有自己未能解答的人生疑惑,只是每人思考视角,每个人的位置不同,有人能忍能仁,有人不甘于平庸,为了利益不顾一切,摔得很惨。每个人都在抉择,芮小丹在爱情和理想之间摇摆,刘冰在利益和道德之间摇摆,丁元英在善良和聪明之间摇摆。

 生活,像一个袋子,塞得太满,就会产生压迫感,塞得太少,则会产生一种焦虑感。只有恰好装满的时候,才会有最舒适的感觉,充实感。或许,正如叔本华说的那样“人生就像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中摆荡。”或许,生活该有它自己的模样,是我们人类视角,目前还未能看到全貌的一种样子,如《道德经》“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